大自然拓展训练营-拓展团建研学游学01084710300

发现之旅-瑞典北部荒原上的树屋酒店

瑞典北部荒原上的驯鹿数量是当地居民的3倍,当你冬季抵达这里后就很容易理解原因了。一月初,气温达到零下30℃。同阿尔及利亚的干燥沙漠,喜马拉雅的绝对海拔,或任何其他拥有极端地理特征的地方一样,你会不禁怀疑:“我来这里干什么?”而如今,一个越来越普遍的答案是:体验树屋酒店。

镜像立方体树屋

最著名的镜像立方体树屋,外表是一个闪闪发光的盒子,反光玻璃反射出它周围的环境,让立方体和四周融为一体。而我们入住的7号树屋,离地面10米高,房间拥有落地大窗,躺在床上,可以看到窗外的松树在风中摇曳。

7号树屋

除了树屋,住进萨米族传统帐篷也是冬季必选的旅行体验之一。萨米人自古以来就以游牧驯鹿为生,令人惊奇的是,大多数族人在现代社会中依旧如此生活。

萨米族作为欧洲族群数量最大的原住民之一,自新石器时代以来就居住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北部。他们相信超自然力量,相信万物有灵,生物和非生物都拥有自己的故事。

他们最有代表性的文化标签是尤伊克歌曲。历史上,萨米族巫师会敲打名为喀博达司鼓的乐器,吟唱着尤伊克,让灵魂出窍便可与神灵沟通。

抵达营地后,我们有幸在向导莱特邀请下参加了他家族的会议,他的哥哥们刚刚和几百头驯鹿从高山草原牧场迁徙到平原避冬,会议要讨论鹿群是否要继续转移至其它地方。

家族中的全部男性在帐篷内讨论着,女性则邀请我们带着苔藓来到驯鹿群喂食。在冬季鹿群无法找到天然草场的时候,这是必不可免的。在喂食时,即使隔着厚厚的手套,依旧能感觉到驯鹿呼吸出的热气温度。

群居驯鹿在雪地上行走的声音是最奇怪的,听上去像是积雪融水从树梢掉落在帐篷上的声音。驯鹿肌腱在后腿上的运动会产生明显的咔哒声。动物学家们认为这能帮助驯鹿在能见度很低的时候团结在一起。

萨米族传统帐篷

回到营地,天色越来越暗,我问莱特,萨米人是如何看待现代生活的。他畅所欲言地谈到了土地权利、气候变化、可持续性发展、种族主义、大企业垄断等等。有些话题也勾起了他一些不愉快的记忆。

萨米族传统鞋饰

萨米族的历史经历过很黑暗的日子,如17世纪萨米人会被强迫去矿场工作,违反者将会被施以酷刑;同时,被强迫学习瑞典语并改信基督教,违反者会被处以死刑;20世纪切尔诺贝利核泄漏波及约7万余头驯鹿等等。然而,如今在这里,萨米人依旧顽强地延续着传统,就像几千年来一样,照料着他们的鹿群,安逸地生活在被外人看来极端恶劣的环境中。

“细节可以改变,但原则不能改变。我们的驯鹿可以适应不同的环境,我们也需要这样。” 这是让我记忆犹新的莱特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