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拓展训练  山东拓展  山东  山东拓展  山东拓展
当前位置 :| 主页 > 企业户外 > 野营穿越 >

穿越内蒙库布其沙漠

拓展Tag:() 关注度:

 

茫茫沙海, 沙海茫茫,

沙的山,漠的海, 它,传诵着神秘,凝固着思索……

鄂尔多斯沧桑巨变,记录着古陆的变迁,那壮美的草原奇迹般地出现了沙漠,“风吹草地见牛羊”的美景已荡然无存?背上探险的行囊,带着疑惑,走进那经过痛苦之后的库布其沙漠。

库布其,是鄂尔多斯北部的一个大沙漠的名字。蒙语意为“弓上之弦”。弓就是三面环绕鄂尔多斯的弯弯曲曲的黄河,弦就是这条金色的库布其沙带。它,横跨准格尔旗、达拉特旗、杭锦旗,全长400公里,南北宽50公里。

来到库布其首先留下最深刻的印像是沙漠边缘人类固沙的杰作,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草埂牢牢地压在连绵起伏的沙丘上,有的地方已然微微长出了一点点绿色,这点绿就像希望,征兆着这里的明天会更好。

进入沙漠的第一夜心情是激动的,听居住在沙漠附近的牧民说在夜里这儿会出现奇异的光弧浮游在沙丘之间,滞留一个小时就渐渐消失,它不是天天都会出现,要看到它得靠运气。当地人称它为“神光”,科学家也曾来此勘测,但至今仍未有合理的解释。真是可惜,这晚我的运气不佳,在帐篷里我浮想联翩渐渐进入了梦乡……梦里那浮游的神光带我走进了奇异的世界,那里好似另外一个星球……

沙漠的清晨是寒冷的,但为了完成这次穿越就必须赶早,翻出袋中的干粮和水,补充足够的养料之后。看看天上的最后几颗星星,拿出罗盘和手中的GPS卫星定位仪做好出发前的记录和准备。前进方向是正南,通讯正常……开始出发。背着行囊在沙漠上行走非常困难,深一脚浅一脚地走,有时还没爬上丘顶一不留神就会滚落丘底,行走在沙脊上就会省劲一些。高大的沙丘,比肩而立,沙丘高低不平,一般高度为30-50米。沙漠里徒步最怕碰到沙暴和缺水,徒步沙漠时一定要掌握有关的探险常识,不然是很难走出沙漠的。走不多久东边射出一道道霞光把沙漠照得金黄,我和沙漠就像一幅精心勾勒的艺术剪影,真是美到了极致。更加令人兴奋的是中国最大的响沙海正在我的脚下,长100公里宽5公里堪称天下一绝。无论手脚一接触沙子就会发出“哇—哇哇”的响声,沙子随着太阳不断的灼烧,接触它所发出的声音就会不断的变大,有时朝沙子跺上一脚,所发出的声响就如打鼓一般“轰隆隆”的。关于这片响沙海民间还有一个许多的传说。近几年来,有不少科学家亲临库布其探秘,试图揭开“响沙”之谜。有人认为这里的沙子带有静电,在沙粒特别干燥的情况下,经太阳照晒,再遇外力滑动撞击,就会发出放电的声音;有的认为,沙丘处于一个能产生回音的位置,就像北京天坛的回音壁;有人认为沙子底下是空腔结构,外层的覆沙被撞击滑动时,因为下面空而发出“嗡嗡”之声;人们对“响沙”现象众说纷纭,“响沙”之谜还有待于今后去解开。气温渐渐升高,沙漠表面温度高达65℃这时已走到正午,一层层的汗水渗透了衣衫。为了保存体力现在必须搭起帐篷休息,帐篷要支在荫凉、通风地方。躲在帐篷里就可以踏踏实实地消灭背囊的食物了并可以睡上一觉。待太阳渐渐西去时又该出发了,嘴唇已然泛起了白花,是却水了,再看看背囊里的水已用了三分之一,算一下路程却才走了五分之一,虽说五十公里的穿越不算长,不算非常危险但如果因为缺水而造成这次穿越失败,这次探险将会失去意义。咽口唾沫、咬咬牙、爬上一个沙丘有一个沙丘,渐渐地天上的星星出来了,月光洒向沙丘,那种宁静是无可比拟的。气温渐渐地降低我再次支起了帐篷,听说沙漠里也有狼,但狼怕火,于是我四处寻找可以烧火用的苦草和干枯的树干。这一夜我睡的很香。第二天,做好笔记和准备,托着疲惫的身体,开始出发。昨天已走了25公里,如果幸运的话今天就可以完成纵穿。走不多远看见远处有一面湖水,常听人说在人处于饥渴状态下会出现幻觉,我掐了掐自己的胳膊,喝了口囊中那珍贵的水。再睁开眼睛,这次证实不是幻觉,是一个沙漠里的湖泊。我一口气跑到了湖边,这是淡水,是真正的淡水湖。我大口大口地喝着。临行前还补充了水源。它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死寂荒寥的沙漠。它稀稀疏疏地生长着的胡枝子、紫花、红沙、杨柴、梭梭等,经风沙、顶烈日、抗干旱、十分顽强地生活着,成为点缀沙漠的“红花绿叶”;这天我不顾疲惫,加紧步伐在星星出来的时候我完成了库布其的纵穿。

在这次沙漠穿越的活动中,深刻地体验到跋涉沙漠的艰难,沙漠中生存的艰辛。沙漠中的那一点绿色,一支小花……显得是那么的珍贵,谁能想到它的过去竟是一片肥沃的大草原,如果人们都为沙漠做点什么,那么她将恢复以往婀娜多姿的风貌。

这次穿越不仅是一次认识、了解沙漠的穿越,而且是一次挑战自我,超越自我的穿越,更是一次对生命的洗礼

沙漠踏雪行-2 内蒙古库布其沙漠

 
 
 
大漠农家院落
 
 
 
队员穿越沙漠长蛇阵
 
 
 
大漠雪韵
 

 

  终于抵挡不住沙漠的诱惑,元月冬雪时日,跟着户外俱乐部穿越了撼人心魄的库布其沙漠。

  1月19日10点,我们一行17人来到达拉特旗展但召西柴磴,老乡跑出好远接我们到家。农家宽大的院落让我们顿觉心胸豁然敞亮。田地、农舍、牛羊、淳朴的民情……这不就是我们追寻的带着泥土气息的朴实无华吗?再想象着迷人的夏夜,捧一壶清茶,坐在院落里赏月,多么惬意啊!当激情的我们对着村景“一顿乱拍”时,突然,“忽拉拉”一大群麻雀飞到我们头顶盘旋,像是迎接我们的仪仗队。队伍中还有很多美丽的喜鹊,披着黝黑的羽毛,挺着雪白的肚皮,让我们心情又一次飞扬起来。鸟们居然不怕人,跟它们零距离嬉戏,直到我们相机闪光灯的强光晃到了它们的眼睛,它们才懒懒地起落一下。

  早相中了农家肥肥的鸡,一声招呼,我们撒了欢儿冲向鸡舍,跟鸡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追逐赛。同行的“江山”炖鸡一绝,他绝不让别人插手,一人献技。大家乐得躲在农家的热炕头上磕瓜子,甩扑克。鸡熟了,农家大嫂也端来大大的一盆烩酸菜,平时看着挺矜持的我们立刻变成恶狼,端着碗抢着菜,还直嫌肉少。这顿饭吃得如风卷残云一般,连个土豆块都没剩下。

  下午,领队带我们在沙漠边缘走走,为第二天的穿越沙漠做准备。

  前几天下的雪还没融化,黄黄的沙与洁白的雪交相辉映,构成了一副美丽的油画。沙漠边缘居然有很多枯萎了的植物,有经验的队友说那是骆驼刺,枯黄的枝丫上裹着薄薄的一层冰雪,像一件晶莹剔透的外衣,除了美丽动人,还能让人感受到强烈的生命力的震撼。

  这时,躲了一天的太阳朦胧地出现在西天边,用它温柔的余辉给大漠涂抹上一层绝美的颜色。看着那红彤彤的太阳,心里反复咀嚼的就只有这“大漠落日圆”了!

  夜里,天空竟飘起了雪花。要知道,沙漠中的雪是多么宝贵啊!

  第二天,天还没亮就醒了,窗外白茫茫一片。昨晚这场雪不算小,而且现在天空还是浓重的铅灰色,偶尔还有雪花飘下来。我们准备就绪,开始了真正的穿越沙漠行动。

  经过一段荆棘丛生的坡地,茫茫沙漠向我们扑面而来,我们不禁惊呆了。那一座座原本是黄色的沙峰,全部披上了白袍,天地一色,白得眩目。那白毯一样的山坡,实在让人不忍心将自己的足迹印在上面,惟恐玷污了那纯净的洁白。

  我们深入到沙漠腹地后才发现,因为雪和寒冷,沙丘表层已经冻了两公分厚,踩上去硬硬的。沙漠真是个精灵,当你给它温暖的时候,它会柔软如棉,随风,像水,变幻出各种的形状;当它遇到寒冷的时候,它就会用一层厚厚的、硬硬的铠甲包裹住自己,风沙再大,它也不会再改变自己的形状了。

  两个小时后,17个人一字排开的长蛇阵越拉越长,长长的队伍点缀在起伏的沙丘上,煞是好看。连绵的沙丘一座连着一座,我们不停地上去、下来,上去、下来。下坡的时候还好,高高的沙丘就像一个天然的大滑沙场,或趴或坐地滑下沙丘,那一份快乐,仿佛回到了童年,偶尔跌得翻滚下来,一点都不疼,招来大家一阵开怀大笑。上坡可就没这么好玩了,每向上爬一步,都要使出很大的力气。表面的沙很硬,根本没有着力点,要用力把这层硬沙踩碎,将脚插进下面柔软的沙中才能上爬,这倒让我体会出了那句“一步一个脚印”的精髓。

  连着走了四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一个背风的山坳停下来,准备吃午饭。经验丰富的队友居然带着酒精炉!烧一杯热茶,就着漫天的雪花品茗,那种豪迈和惬意大概只有我们这些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人才能感受得到吧。这顿饭好像是我这一辈子吃到的最有滋味、最香甜的饭了。

  继续行进,启程时的兴奋和跃跃欲试,已经被疲惫驱赶得无影无踪。雪花还在飘舞,我们只顾低头赶路,已无心欣赏那扣人心弦的美景。没走过沙漠的人体会不到什么叫走一步退两步。这座沙丘又高又陡,虽然表层的沙冻住了,但踩下去还是会向下滑,爬了半天好像还在原地踏步。当终于登顶的时候,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躺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领队一次次使用望梅止渴的招术,喊着:“过了前面这座沙丘就到了。”明知道在哄我们,但还得走呀。

  大家的体力都消耗到了极限,上午还说说笑笑的场面,现在全被粗重的喘息声取代了。心中无数次地问:“还有多远啊?还能走出去吗?”行进,行进……远远地传来了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终于看到那条笔直的穿沙公路,我们的目的地到了!

  一直以为自己不够坚强,所以才参加这“自虐”式的活动,锻炼自己的意志。当我走出沙漠的时候,我被自己感动了。一天来所有的苦累瞬间烟消云散,自豪感成就感油然而生。

  所有这一切让我感受到了生命力的顽强,让我感受到了什么才是热爱生命。无论环境怎么恶劣,我们依然会笑对人生。这就是这次穿越沙漠给我的启示。


最新咨询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咨询
报名咨询
咨询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